笔趣阁 > 幻想奇缘 > 吾家上仙是只鸟 > 第486章 十九亲王失踪案十九
    瑞草于街上发现了垂珠的身影,立马追了上去,刚要一屁股坐在汤饼摊子凳子上的侯氏兄弟二人见了,急忙起身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侯虎与侯猴追随前面瑞草的身影转过一条巷子,然后就看到瑞草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四处张望,眉头紧锁,面色凝重,急忙上前询问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了垂珠,但追到了这里,就不见了她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闻言环视四周的侯猴,见四周建筑多宏伟华丽,道此处为“修德坊”,多为王公大臣,皇亲国戚居住地,那垂珠在此处不见了踪影,可能是哪个府邸的婢女。

    环视四周明显华丽很多的建筑宅邸,瑞草眸光阴沉的问道:“都是谁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侯猴思索了片刻之后答道:“孟淑妃的娘家,申国公府邸在此;当今圣上身为太子时的太子太傅,也居住在此处;还有当今圣上九弟九亲王,以及于贤妃兄长,工部中大夫于尚安也居于此地。”

    支持孟淑妃二皇子轩辕辰的力量、力保当今圣上的力量、以及护佑于贤妃三皇子的力量纷杂于此处,这还真是有意思!

    “这附近,没有人与大皇子交好吗?”

    二皇子轩辕辰的外公申国公不用说,乃是二皇子彻彻底底的忠实拥护者,二皇子党派力量的中流砥柱,与大皇子没有一点儿的关系和来往。

    工部中大夫于尚安就更不用说,是于贤妃与三皇子最忠诚的后盾,三皇子唯一有势力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中大夫,平常很是低调和蔼,没想到,却是第一个趁大皇子出事儿跳出来落井下石的人,可见他平时低调内敛的性子都是装出来的,就像是很少移动的蛇,一旦看准机会,就会猛地从草丛之中探出脑袋,狠狠的一口咬住猎物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在还是太子时的太子太傅,已经淡出朝廷,但不用怀疑,他乃是坚定的帝王一派,忠诚的皇帝拥护者。

    至于九亲王轩辕璋,听说身体十分强健,很爱出城打猎,常与一些年轻人玩在一起,是个豪爽性子,平时也是所有亲王当中,与十九亲王来往最密切的王爷。

    这一回十九亲王失踪,他也是气得暴跳如雷,第一时间就入宫,同轩辕帝打探十九亲王失踪事件的真假。

    后来,他在听闻大皇子与此事儿有关时,怒不可遏的大骂大皇子狼子野心,险些就冲到宗人府暴打大皇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火气来得快,去得也快,消气冷静下来之后,觉得没有明确证据指向大皇子就是掳走十九亲王的幕后指使,便将重心,放在了督促御史台寻找十九亲王方面。

    九亲王轩辕璋时不时就去御史中丞康崇庆的面前溜达两圈,晃着他手中厚重的弓箭,问可有查到十九亲王的消息,弄得康崇庆额头冒汗的不断道歉自己无能。

    侯猴向瑞草介绍完十字路口周围四户宅院的信息后,表示垂珠虽然在附近消失,但不一定就是这四户人家的下人,但想必应该是住在修德坊内,只要他们在附近暗中走动,守株待兔,早晚能够找到其人。

    欢香楼的青嫣在临死之前,告知木忆荣前往孝亲王府的荒宅。在那里,发现了一些痕迹,疑似杀人现场,并被黑衣人伏击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将孝亲王府告知木忆荣的青嫣,十有八九将十九亲王会在戏台上表演的事情透露给了某人,而这个人,劫走了十九亲王,然后毒杀青嫣灭口。

    若是这个从临潼县来的垂珠,与青嫣之死有关,一旦被幕后之人察觉她也被盯上了,肯定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,大理寺不能在修德坊明面上走访询问垂珠的下落,以免她也遭遇灭口的事情,只能偷偷躲在暗中,静待其自己出现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瑞草,又如何能够静心下来!

    受伤严重的木忆荣,还在昏迷之中,随时随地会出现生命危险,而她却不能陪在他身边,令每日在外侦案的她,心都像是悬在火焰上面被烧烤一般。

    还有,在戏台上面消失的十九亲王,如今失踪多日,一丁点儿消息全无,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在十九亲王府,吃了那么多的佛跳墙,瑞草的心里也是十分的不舒坦。

    之前调查书生仲举被刺身亡案件时,瑞草的心情就十分的憋闷难受,现如今,更胜那时十倍有余。

    尤其是,之前在欢香楼青嫣枕头下发现那个桃心同心结之后,瑞草想要去宗人府审问大皇子,但被侯氏兄弟二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因为大皇子身份非同小可,轻易动之,可能会令有心之人趁机利用大理寺借刀杀人,恐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这令瑞草原本就焦急郁闷的心情,变得愈加烦躁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侯猴说的没错,他们现在益静不益动,以免好不容易寻到的垂珠这条线索,也被人掐断。

    秘密埋伏在修德坊内的瑞草三人又风餐露宿了三日,几乎都要与大街上的乞丐同化了,仍旧没有等到那个垂珠现身。

    而过去的这三日,木忆荣仍旧昏迷未苏醒,大夫人唐氏的头发都快要愁白了,木府上下气氛沉闷压抑到了极致,天天作妖的二老爷木敬诚,不敢再提要分居异爨的要求,因恩科考试失利而弄了一个什么飞鹰社的木忆星,也不去帮别人找猫寻狗了,日日蹲在他哥木忆荣的房间内,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瑞草每天只有在半夜的时候,会回去木府一趟,陪木忆荣两刻钟,便回来修德坊继续蹲点儿。

    三日的时间,真是一眨眼就过去了,但瑞草三人,却感觉度日如年,内心十分的煎熬、焦躁,无时无刻不在祈盼垂珠能够快些出现。

    匆匆西移的太阳,像是劳作一天,想要填饱肚子快速奔回家中的农民,眨眼间,就只剩下半个身体,再一会儿,就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夜幕来临,一个黑影转进巷子,眨眼不见。

    然后黑影又在巷子转角处出现,将手中几个大肉包子,递给埋伏的同伴儿。

    霜降时节,虽然还没有下霜,但已经冷得要命。

    热包子在外面放一会儿,就彻底的凉透了。

    看着瑞草双眼紧盯前方,无知无觉的将包子塞进嘴里,食不知味儿的咽下,侯虎与侯猴两兄弟皆是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三日,守在修德坊内的瑞草,几乎没有合眼。

    侯氏两兄弟困得不行,假寐休息片刻时,瑞草睁着眼睛。等他们休息完后醒来时,瑞草仍旧瞪着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睛,在不错神儿的盯梢儿。

    侯虎与侯猴兄弟二人曾多次规劝瑞草阖上眼,休息一会儿,但瑞草道她不累,始终坚持盯着周围的动静儿,令侯氏兄弟二人不免担心,她继续这样下去,早晚也得把自己给弄得晕倒,去床上陪着木忆荣一起昏迷。

    咬着包子的侯猴,再次规劝瑞草,吃完这一口热乎饭儿,就阖上眼眯一会儿,养足精神,才不会错过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瑞草摇头,道她一点儿都不困,还很有精神。

    毕竟,她可是熬过鹰的“妖”!

    侯猴见瑞草不听劝,正欲再开口,忽见瑞草双眼眸光一亮,在嘴前比划出一个禁声的手势,急忙住嘴。

    喜欢吾家上仙是只鸟请大家收藏:吾家上仙是只鸟更新速度最快。